找律师咨询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办案助手 >>法律文书
公司为股东提供担保的担:贤?ЯΨ治觞/div>
【字体:
【作者】 林志魏
【作者单位】 浙江丽阳律师事务所
【发布日期】 2016-08-22
【编辑日期】 2016-08-22
【来源】
【摘要】 公司法是解决公司内部决议追责的问题,关于公司担保能力、担保额度以及担保审批程序等方面的规定,系调整公司内部法律关系的规范,在公司内部产生相应的法律后果,通常不能对抗担保债权人等公司以外的第三人。所以,公司对外担保,除法律规定的合同无效、效力待定等情形外,担:贤?宦捎行

公司为股东提供担保的效力分析

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:“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,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。”当该担保未经过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时,担:贤?Яθ绾危咳缦录钢忠饧,仅供参考:

一、担:贤?行?/span>

1.公司法是解决公司内部决议追责的问题,关于公司担保能力、担保额度以及担保审批程序等方面的规定,系调整公司内部法律关系的规范,在公司内部产生相应的法律后果,通常不能对抗担保债权人等公司以外的第三人。所以,公司对外担保,除法律规定的合同无效、效力待定等情形外,担:贤?宦捎行。

2.构成表见代理时,担:贤?行。根据《合同法》第四十九条:“行为人没有代理权、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,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,该代理行为有效”。

二、担:贤?扌?/span>

公司为董事、监事和高管提供担保时,未经股东会决议同意,担:贤?θ隙ㄎ?扌。

1.《公司法》第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要求由股东会决议,接受担保的债权人应当按照该款的要求查看公司股东会决议,其不得以不知道法律为由来主张自己为善意,所以公司未提供股东会决议时,债权人并不构成善意,债权人此时应当属于《合同法》第五十条规定的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”,所以该担保应当无效。

相关法条:

《合同法》第五十条: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、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,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,该代表行为有效。

2.根据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第(五)项规定,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所签订的合同应当无效。公司为董事、监事和高管提供担保时,未经股东会决议,严重违反了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,属于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,所以担:贤??橛谖扌。

相关法条:

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规定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合同无效:

(一)一方以欺诈、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,损害国家利益;

(二)恶意串通,损害国家、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;

(三)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;

(四)损害社会公共利益;

(五)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。

3.担:贤?扌?钡脑鹑纬械: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> 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7条规定,“主合同有效而担:贤?扌,债权人无过错的,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,承担连带赔偿责任;债权人、担保人有过错的,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,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。”

三、担:贤?ЯΥ??/span>

公司为股东提供担保,未经股东会决议同意,属于公司越权行为,其合同效力应区别对待。

1.公司有越权行为,担保权人没有尽到合理审查义务,合同无效。

(1)公司的越权行为。作为担保人的公司签订担:贤?男形?Φ本??揪鲆椟a id="ead1d99a1e" name="_GoBack">而没有经公司机关决议,属于公司越权行为。

(2)担保权人因未尽合理审查义务,所以不是善意第三人。担保权人没有审查公司相应决议而接受担保的,并非以违反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而直接认定担:贤?扌,合同无效的原因在于公司行为越权。而公司法第十六条明文要求公司担保应当经公司机关的决议,法律规范性文件具有公开宣示的效力,公司对外担保能力的特殊限制,担保权人应当知晓。担保权人接受未经股东会决议的担保时,因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越权行为,此种情况下不宜将担保权人认定为善意第三人。因此,担:贤?扌。

2.公司有越权行为,担保权人尽到合理审查义务,效力待定。(股东会决议追认的,合同有效;否则,合同无效)

根据《合同法》第四十八条:“行为人没有代理权、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,未经被代理人追认,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,由行为人承担责任。相对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在一个月内予以追认。被代理人未作表示的,视为拒绝追认。合同被追认之前,善意相对人有撤销的权利。撤销应当以通知的方式作出”。虽然公司为公司股东提供担保,没有经过股东会决议同意,但是,担保权人已经尽到了合理的审查义务。在这种情况下签订的担:贤,效力待定。

综上所述,公司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进行担保,即使未经股东会决议,也不宜笼统认定该担保无效,应当根据不同情形分别判断。对封闭性公司,比如有限公司或未上市的股份公司,由于股东人数少,股东通常兼任公司董事或高管,管理层与股东并未实质性地分离,股东对公司重大事项仍有一定的影响力,该类事项即使未经股东会决议,但通常也不违背股东的意志。况且封闭性公司不涉及众多股民利益保护、证券市场秩序维护等公共利益问题,因此,能否绝对地以未经股东会决议为由认定担保无效,值得商榷。但是如果是公众公司,比如上市公司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,应当审查该担保是否经过股东大会决议同意,未经股东大会决议同意的担保,属于重大违规行为,侵害了众多投资者利益,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,应当认定无效。尤其是在接受担保的债权人是商业银行等专业金融机构时更是如此。应当注意的是,商业银行接受担保时对股东大会决议仅负形式审查的义务,不应要求其进行实质审查,比如即使上市公司提供的股东大会决议是伪造的,也不应影响担保的效力。